原本准备,明天一早就汇报总部,但现在他不得不重新考虑,今晚飞虎连战士的举动,也实难让他平复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一纸调令将云天赶回国门,即便是真的让他脱掉了军装,那他这边恐怕也会被传言动用势力,到时候自己在飞虎连立脚不稳不说,恐怕这件事情也会成为别人日后的把柄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这件事情恐怕他要暂时忍下,心中虽然愤慨,但为了日后,他只能不去提及,深吸了两口气,努力平复自己的怒火,可当日被潘瑶拒绝的画面再一次萦绕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怒气难消,但这一下去的奔跑,让他最终还是睡熟了,只不过那梦中,云天恐怕被打成筛子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基地之中戒备森严,经过前几天的激战,附近的武装分子也都被打的很惨,暂时恐怕无力再来争夺这附近的控制权,但对方手中掌握着大量油田,每天日产的石油价值不菲,通过各个渠道换成金钱,再购买物资军备,周而复始总是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为了彻底的解决掉这一切,联合国维和部队的目标,就是逐步控制各个大的油田矿场,从经济上阻断这些家伙的根源,同时一步步扼制对方对方的发展。

    说起来容易,但幅员辽阔的土地上,石油矿藏非常丰富,大大小小数百个油田,还有一半在对方的手上,要想全部收回,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当清晨的太阳刚刚生出地平线的时候,荒凉的大地立刻恢复了炎热,在这一年到头都是夏天的地方,酷暑绝对是让人无法忍受的存在,好在昼夜温差很大,所以朝阳并不晒人。

    红龙虽然没有睡多一会,但身为队长,他总不能睡懒觉吧,爬起来洗了把脸,接下来是不是就要开始早操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走出营房,准备执行一下队长的义务时,却看到远处三个人影向着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红龙又一次感觉到脸颊火热,因为来人正是云天,身后跟着的牛博宇和唐曦也都是满脸的汗水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出操的时候,人家三个人都跑步回来了,这让红龙想要发飙都发不起来,说起早操,人家都执行完了。

    “少校同志,是不是要出早操啊,我活动了一下身体,已经准备好二十公里了。”牛博宇笑着停在了红龙的面前,比体能,这红龙明显不行,饭是一口口吃,他也才进飞虎连半年而已,想一口气追上他们,哪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红龙真是尴尬万分,原本的威风还没有释放,就被人家弄回来了,无奈之下,他转身就走,连看都不看云天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总针对他了。”云天拍了牛博宇一下,他不想把事情搞得过于复杂,虽然两个人之间的仇恨已经不能用一点来形容,但毕竟现在他们身处国外,又同为中**人,如果内部不和谐,外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做不到你这么想得开!”牛博宇是真心觉得云天心宽,当初可是针锋相对,演习又是一枪之仇,到后来又想要抢夺潘瑶,到现在处处针对,云天竟然还能忍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只要不是原则问题,都不是问题,起码我觉得,他虽然狂傲,但并不算坏,最多也算是人民内部矛盾吧,别上升到阶级敌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云天并不是想得开,更不是窝囊,而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他真的开始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,尤其是在归队之后,他的心淡然,对于事物也有了新的看法,并不在乎那风头和名誉,他更看中结果。

    “他的心,恐怕都七老八十了。”唐曦的话,顿时斗得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,但是云天的隐忍,也越发的让两个人佩服,怪不得自己这么愿意听云天的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